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高中时候的望远镜艳遇
高中时候的望远镜艳遇

高中时候的望远镜艳遇



  我,阿然,今年三十岁,家里兄弟两个,我是老大。父母都是退休教师,家境也算还可以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从小也没受过什么苦,基本上要什么家里就给买什么。

  可我却不跟同龄人一样,因为家境不错而不思进取。因为受到父母知识就是力量的教诲,上学的时候我学习非常努力,跟我弟弟在班里的成绩都名列前茅。

  父母也感到非常地欣慰,这从他们跟别人说起他们俩儿子脸上眉飞色舞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就这样慢慢地到了初中,我和弟弟都考进了附近的一所中学。生活还是平淡无奇,但是从那时候起,学校里、班级里都开始出现这样那样的传言——比如:

  谁是谁谁的媳妇、那谁跟那谁好了……那时候也有很多人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反而是这种若有若无的传言让他们慢慢地更多地注意到了对方,也有的因此而走到了一起。也算无心插柳之过吧。

  那时候的我也渐渐地被这种氛围所影响,慢慢地对周围的女生有了懵懂的感觉。从那时起,我越来越注意自己的外表。头发是每天都洗,那时候的我们之间流行穿衬衫,然后把衬衫的下摆往裤子里一塞,把自己那漂亮的腰带亮在外面,很象现在XX党的领导。

  现在想想真是非常的奇怪,在我们半大不大的时候我们把大人当做自己模仿的对象。而当我们再大点却越来越在反感大人们的种种表现,我们称之为叛逆,当我们又在慢慢长大的时候我们却又被大人们的世界所同化。有点可笑,而几乎每个人却总是逃不过这个圈。用《天道》里丁元英的那句话说,这是由中国的文化属性决定的,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扯远了。从那时候起,我心里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每每脑海里都是她的音颦笑貌,她那过耳的短发每天都那么的柔顺,那么的有精神,每当早上出早操的时候我在后面能从她那上下飞舞的头发里辨认出她,那时候我天真地想我居然把她如此深刻的铭记在自己的脑海里,这辈子她就是我的人。

  可那时候的我确实太老实,太沉默寡言了。那次我记得很清楚,我憋了好多天写了一份情书,在一次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交给了她,当我看到她那错愕的眼神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很后悔,冥冥之中我感觉我们好像距离得更远了。

  事实也是我想的那样,那份情书出去之后也是杳无音讯,就像我那段断了线的感情。从那之后我变得更加地沉默,现在想想那次也算一次感情的挫败吧。有点可笑,有点滑稽,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着实够我难受几天的。

  不过渐渐地我发现这没什么大不了,因为我换了班见的女孩越来越多,我居然又喜欢上了其他人。那时候的我想我不会是个花心大萝卜吧,为什么那么容易变心?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想专情啊!哈哈!

  就这样慢慢地初中三年在我换了好多个幻想对象之后就过去了,由于我的失常发挥,我没能考上县里的重点高中,而我的弟弟却如愿地考上了。那时候的我万万没想到初中时候多的几个念头却影响了人生的走向。

  高中里面恋爱的就非常多了,那时候也不止是一起走走路,牵牵手。很多的同学都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公开地同居了。同学中也不时地传来谁谁怀孕了的消息。从上了高中开始我就慢慢地迷恋上了上网,那时候正是《传奇》非常火的时候。我开始频频地在网吧里包夜,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几个一起的时候就学会了看黄色网站。

  那时候监管得不严,我们的黄色网站都是网管帮我们打开。看着屏幕上血脉贲张的画面,身体也有了反应,那时候真想找个女人立马压倒身下痛快地发射一番。我们几个中已经有了女朋友的,还有一个已经有了性经历。还记得他刚做完那天回来告诉我们的时候,说:里面真滑,真热,真紧,真舒服!这时候真让我兴奋了好久,好像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样。

  晚上也曾经邪恶地把那哥们的老婆当做了幻想的对象,射的是非常多,非常的热。射完之后不禁后悔,我怎么可以这样对不起自己的兄弟。从那之后上网的可乐都是我包了,额,好像我真做了什么非常十恶不赦的事情。

  就这样在网吧中磨了半年,也开始对游戏失去了兴趣。我就又闲了下来,功课当然也是拉了很多,我成了上课不是睡觉就是逃课的坏学生。那天开始以后我有了新的兴趣。

  那天我走在路上,看见路边有个摆摊卖杂货的东西,边上围了一圈的人,我也凑热闹地围了上去。定睛一看,摆的东西可以说是乱七八糟啥都有,不过大部分都是军绿色的。

  我拿起脚旁边的一个望远镜,慢慢地把玩了起来。慢慢地拿起来对着不远处的商店里看去,发现橱窗里商品上的字是那么清晰。我一下喜欢上了这个东西,遂花了两个星期的伙食费买了下来。没想到这个东西让我的生活如此精彩!

  回到宿舍我把东西塞进了我的包里,走到门口看了看对面的女生楼,露出了一丝邪笑。

  晚上有好戏看了。

  那天晚自习我跟平常一样早同学们一节课回到了寝室,我急匆匆地从包里拿出那件武器,冲对面的女生楼看去(高 一的女生比我们少上一节晚自习),这时候是夏天。对面的女生刚刚回到寝室,有些人在打水有的人还在看书,有的人已经在打水洗漱。

  我开始从挨个窗户里往里看,虽然没有什么希望出现的画面,但我却是依然的非常兴奋。下面的弟早就硬得撑起了帐篷,涨得难受。于是我拉开了拉链把它放了出来。

  这时我发现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在床边一边泡脚,一边看书。长发披肩,肤色很白,鼻子很挺,由于她低头看书,所以头发老是从耳边滑落,挡住了她的眼睛,她不时地拿手拢过耳边的碎发。那嘴边一抹弯弯的笑,顿时让我意醉情迷,撸了几百下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了,一声闷吼,我就喷出了滚烫的精液,一股,一股,足足发射了十几股,我好像听到了精液打到墙上的声音。

  萎靡不堪,我靠在床边喘着粗气,望远镜也不再注意眼前的旖旎。一放松倒进了我的被窝,沉沉地睡去。可我忘记了枕头边没收起来的望远镜,第二天望远镜就成了每个人都知道的秘密。从那时起也因为谁先看谁后看产生了不少纠纷,打坏杯子无数。

  从那天起我也开始注意了那天让我神往的女生,通过种种途径我找到了她,高 一三班王雪。刚听到名字的时候我在想,果然人如其名,皮肤那么细白。那天以后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徘徊在她的周围,总是从她旁边经过,或面对面,或从后面超过。目的就是让她感到我很眼熟,为以后的行动做好铺垫。我开始注意她的一切,她的生活习惯。几点起床,几点吃早饭,中午几点离开教室,通通记录在案。

  一周之后我开始了自己的行动,我才去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先从她周围的朋友下手。于是我把三舅老爷,四舅妈的关系统统用上,拐了十八道弯终于和她的一个死党扯上了一毛钱的关系。请她吃了几根棒棒糖之后,我也顺利地把自己的目的交代给她,也很令人欣慰的是她没有生气。原本以为她知道我接近她的目的之后会一转脸不理我,可能是因为感觉自己长得太对不起观众所以……哈哈 你懂的。

  于是我和她变开始了全方位的合作,我好多次地去他们教室找她,而她也很配合地不在,我也很配合地走到王雪(上文有提到这个女生的名字)旁边,一边聊天一边等。从那天之后我俩开始慢慢地熟悉起来。我储备了好多的笑话也派上了用场,每每笑得她花枝乱颤。

  每当看到她对我甜甜的笑,我都忍不住要上去抱住她说「我喜欢你」!但我告诉自己说,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时机还没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于是我又跟我的007开始了新一轮的配合。

  那天晚上刚下了晚自习,她俩一起从穿过操场往寝室里走,我给我的007震了下手机表示我已经就位。她聪明地告诉王雪说:她落了东西在教室里要回去拿,让她等她一会儿。她走了几十米远之后,我看时机已到,就离开藏身之处向她走去,故意地从她身边走过,假装没有看见她。

  走过去之后我偷偷地斜眼看她的表情,看她有没有注意到我,我看着她分明往我这边看了两秒多钟,好像是因为我没看到她,眼睛分明带出了明显的失望,我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顿时心花怒放:有戏了!于是我又假装才看到她又转身而回,走到她身边。看到她眼睛里的那一抹喜色,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我说:「咦,你怎么在这里啊?还没回寝室啊?」「小丽回去拿东西了,我在这儿等她一会儿。」她说。

  「哦,呵呵,那还得等一会儿呢,反正我也没事,在这陪陪你吧!这里这么黑你会害怕!」我很会顺竿爬,「现在学校里不大太平呢。」我接着说。

  「呵呵,是不大安全,你这样的坏孩子闹的。」她说。

  我没想到她来这么一句,顿时一愣,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她好似看出了我的尴尬,连忙补充道说,「哎呦,我第一次见你这么沉默,没反驳,该不会让我说中了吧?哈哈!」我连忙大大咧咧地说:「哈哈,你说对了,我就是坏孩子,每天在操场上干坏事。」她应该也没想到我这样回答,怒睁着眼睛看我:「你就不学好吧,我本来觉得你挺好的。」她不说话了,等着我的回答。

  我说:「哈哈,你终于说了句实话,我本来就是个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还没等我说完,她小声嘟囔了一句:「车见车爆胎!」这时候我明显感觉气氛有点暧昧,于是趁热打铁上去就说:「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你刚才说啥?哈哈。」她又小声重复了一遍。这时候我觉得该做点什么了,于是冲上去就做了个要胳吱她的动作。她并没有防备一下被我胳吱到了,顿时她猛地一转悠身子,我的手突然碰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立即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她顿时就很害羞。为了防止气氛尴尬下来,我继续下手胳吱她,她招架不住只能跑。我就在后面追,听着她一边跑,一遍娇笑的声音,我兴致立马被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在后面追着,这这时候她跑到了一个不大宽的走廊里,突然一直亮着的路灯不知道怎么灭了(那时候都是那种着了一段时间因为太热会自动熄灭,然后过段时间自动亮起来的灯),她好像因为突然黑了所以不适应,猛地停了下来。紧追的我没刹住车,跟她撞到了一起,一下推着她撞到了一面墙上,姿势也成了她面对着墙我在后面紧贴她的身体的状态。

  这时候我的脑海里刹那间闪过了无数个镜头(你懂的),于是我几乎在一秒钟之内就感到了自己的膨大,那时的我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于是我的手紧紧地把她给抱住了。开始的她挣扎了好一会儿,但奈何她的力气怎么会撼动我。挣扎无果后,她开始求我说:「你别这样,松开我啊。」我哪会就此罢手,我的嘴巴贴着她的脖子。嗅着她脖子里处女特有的体香,喘着粗气……她好像被我嘴巴喷出的热气吹得臊动起来。这时候令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她突然在我紧箍着的双臂里转了个身,跟我成了面对面的姿势。这一变化,倒弄的我突然有些不适应。

  更令我惊讶的事情又发生了,她突然吻上了我的嘴巴。我顿时如遭雷击,脑海里突然想她为何如此随便,难道她以前经验丰富?这时候,嘴唇上传来的生涩的感觉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这肯定是她的初吻。

  这时候的我哪还能坐以待毙,给了她热烈的回应。虽然那时候的我知道该如何做,但是毕竟那些都是从毛片里看到并没有实践过,所以说自己技巧跟初吻的她没有多少区别的。

  我们两个的嘴唇互相地摩挲着,我轻轻地用舌尖撬开了她的牙关,舌尖慢慢追寻着她的胆怯的小舌头。慢慢地她适应了这种感觉,丁香小舌开始频频地伸出洞口主动出击。

  我抓住时机一下就吸住了她的小舌,一用力把她抓进了我的洞府,拼命地勾舔起来,她的嘴巴里并没有后来我亲过的女人嘴巴里的味道,而是一种甜甜的让人陶醉的芬芳。

  我贪婪地吸吮着,直到五分钟过后,我们被突然亮起的灯惊的瞬间分开。她剁了一下脚,转眼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我没有追,我知道她现在需要点时间去消化这突然来的一切。我站在原处,独自回味着刚才那香艳的一幕。

  回到寝室我给我的007询问她的情况,007回复说,问题不大,问我对她做了些什么?我当然不能说出刚才的一切,于是糊弄过去,说我知道了有什么情况你及时通知我。

  今夜注定无眠……